高数=打怪

pharmercy/furry/学生狗

网上看到的情侣小沙雕
就摸下来了

深夜放自行车
一张酱油一张车,还有一张热炕头

自己摸了个约策的qq看点
满足自己小小的yy

我觉得,把皮肤动作误认为丢吊坠的一定不止我一个

一劳永逸

  暗戳戳地来发一发灵感,半夜突然脑袋抽风。
  清明节的刀,慎入。
  恶魔约视角,一气乱写

   

    他们这个地方的雨总是在晚上跑下来,即使是清明节也不例外。

   
    窗外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把窗内的人影洗刷得足够模糊,窗内坐着一个身形修长的男子,黑衣黑裤黑手套,就连头上的犄角都黑得发亮。

    唯独那头银发,引人注意得过分。

   
    窗不知是什么人造材料制成的,冰冰凉凉,那股子凉意像活了几百年的藤蔓精一样,蜿蜿蜒蜒,甚至都爬到了那人贴身的衣物上。

   
    本来就湿冷的空气仿佛更凉了。

   
    但这个时代的产物大多如此,他没什么不满的。

   
    百里守约闭目揉着自己略疼的膝盖,天一下雨,他的膝盖里就像被垫进去一块四角尖尖的坚硬石头,硌得肉疼。

   
    他已经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得的这毛病,他身上的毛病像自己打出的弹壳一样一大堆,百里也没时间去记这些无所谓的小事。

   
    倏地,右手上造型奇特的箱子微颤了一下。

   
    百里右手小指微动了一下,随后握紧了箱把,动作之习惯,让他忽略了甚久。

   
    他的枪饿了。

   
    他得去找些灵魂喂饱它。

   
    对,他得去找点东西给他吃。

   
    有这么一种声音突然在身体里响起。

   
    百里愣怔了一下,之所以说这个声音在身体里响起,是因为他既不在常规的心里,也不在自己的肾里......总不可能是他胃的声音......

   
    自他有意识起,视野内的一切都是可控的,就算是来追捕他的“警察”们也会很识相地绕着他的视野走,毕竟,没人想脑袋开着极乐世界的花死去。

   
    所以,对于目前这种状况,百里内心有些紧张。

   
    这难道又是恶魔的某种代价?

    
    没人说还有售后服务啊。

   
    正当百里思考之际,手上的箱子又低鸣了一声,带着地狱恶灵的叫嚣,向百里索要食物。

   
    百里抬手给了它一巴掌,箱子一下安静了。

   
    看来,合作关系还是要时不时声明一下,他可不想把“贴身武器”这个工作外包出去,那些贪婪的家伙通常都会想尽办法榨干他身上的“油水”。

    
    抬眼注视了一会窗外,百里移开眼,索性不再想。

   
    作为与恶魔交易过的仆从,他当然知道这背后一定会有某种代价,至于他的是什么......

   
    抱歉,他可不想像那些白痴主角一样坚持探寻真相,最后知道真相后眼泪掉下来,他自认为他还不是这种特别爱自虐的恶魔。

   
    待百里再看向窗户时,他已经走进了雨里,雨水打在窗户上的模样并不如在窗内看着的那般柔和,像地下摇滚乐队的鼓声,又像抓着地狱边缘拼命往上爬的恶鬼的哀嚎。

 
    离开了小屋一段距离,一阵破空声划过百里的耳朵,他俯身,就势一个翻滚躲进掩体的阴影之下,单膝跪地,几息便架起了灵枪。

   
    雨水一啪啦地打在他脸上,漆黑的犄角宛如夜色中最诡异的事物,银色的发丝垂下,他几乎湿透了。

   
    就算是这般恶劣的天气这些人也不忘火中取栗。

   
    这样想着,百里瞬间抬高了枪口。

   
  “砰!”

   
    一声脆响以后,一具丑陋的尸体落在雨水精心淹没的地上,溅起一片水花。

   
    身体难受吗?

   
    突然脑中有这样一个声音问他。

   
    百里勾唇一笑,薄唇微启,往常的答案就要吐出之时,某些东西却塞住了他的喉头。

   
     难受吗?在狩猎灵魂时就不会。

   
    ......不、不、不......不是这个

   
    那个东西愈发地沉重,从百里的咽喉一直蔓延至脚尖,全身上下都在否认他。

   
    那他自己为什么要否认自己?
   
   
     枪声再响,伴随着恶魔的尖啸,地上的水花又高了一层。

   
    .......现在的他,难受......至极。

   
    跪着的那只腿也随着这阵思想活动疼得愈发剧烈,按理说,一个恶魔应该是不会为这些小事而伤神的才对。

   
    这种感觉,还真是令人喜欢不起来。

   
    手上的枪因为食用了灵魂愈发光泽起来,同样,这也标志着嗜血的开始。

   
     ......吃饱了.......

   
    ......你吃饱了?还要吗?

   
    百里狠狠地愣了一下。
     
   
    很明显这里有第二个人,因为,他从未对这柄嗜血的伙伴有过这样纵容的时候。

   
    雨还在下,豆大的雨滴打在百里手上,竟然有些疼。

   
    他在胸上左边虚抓了一下,当然什么都没有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没由来地难受。

   
    解决完跟屁虫,枪也吃得差不多,百里不再犹豫,起身返回了小屋。

   
    他想找到难受的源泉。

   
    然后,亲手割除掉。

   
    恶魔是不需要难受这种情感的。

   
    殊不知,几块亮晶晶的碎片正被雨水无情地吞噬,凭着上面的图案轮廓和花纹,大致能辨识出这曾经是一块陈旧的吊坠。

   
    无心失误造成的一劳永逸。

   
    恶魔,从这以后不会再难受了。
   
   

论:《哥哥如何引起心上人的注意》

国外视频的一个梗,做成截图放在后面1p了,哈哈哈哈哈

官方不给特工皮肤

自己造
附小条漫*1

“别回头,一直走。”
他摸着自己的心脏,近乎虔诚地说。

玄策:哥哥,我想.......
守约:不可以。